普通信息春节在湘西山区过——记凤凰阿拉完小“艺术扶苗”助学行动
普通信息儿童戏剧季启动 国家大剧院首次向儿童开放
普通信息杨贵仁:08年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突出三个特点
普通信息关于艺术课程优秀教学案例评比通知
普通信息武安市被授予“基础教育艺术课程改革优秀实验基地”
普通信息纪念匈牙利音乐教育家柯达伊诞辰125周年
推荐信息灵武市接受“国家级优秀实验区”授牌
普通信息艺术课程网征稿及稿费支付标准
普通信息重视现有学生评价体制的缺陷
更多>>>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艺术课程网 >> 教学探索 >> 教学研究 >> 文章正文
对于“思考”的再次阐释(2)
作者:晓闽    文章来源:成长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3-9

这是一个非常有针对性的问题。至今,在中国的学校美术活动中,在各地的儿童美术的工作室里,有多少老师在为学生“代笔”呢?真是太多了,数不清啊!人人说这是“潜规则”,当儿童画比赛的时候,当各种美术活动比赛的时候,为了拿奖,美术教师就开始为孩子代笔了。以下问题结合这个焦点展开。

摘录二:关于儿童绘画的“原创性”思考的思考

李力加:

石头老师的留言提出:“原创性”则是否是一种具有了艺术环境影响后的,具有一定的意识加工的作品呈现?石头老师的理解是非常对的。

但我在文章中主要表达的观点是:在我国儿童美术教学中,儿童绘画表现的“原创性”真是太少了。这根源问题就是来自美术教师的“代笔”现象。

我在6年前的大会上这样提出问题,相当多数的老师是受不了的,感觉非常下不了台。“代笔”儿童画的问题被我说得有些直白。

后来,当年7月在天津举行的儿童美术教育研讨会上,为了让老师们真正看到什么是儿童绘画表现的“原创性”。那3天的会议上,在我讲座后,绘画表现主题由参加会议的老师们提出来,孩子们即兴给大家画出来,既有写生,又有默写性的创作表现。“原创性”的儿童绘画表现,就是需要唤起儿童绘画表现的“本质力量”,这是每个孩子都有的能力,决不是老师们的“代笔”能够解决的,“代笔”长大的儿童,在任何场合下都是不敢动笔画画的,是一种惧怕的心理在约束自己。

回想当年,年龄最大的李昊同学说:“李老师,你当年给予我们的儿童美术教学,都是美术学科表现以外的文化与思想,是学习方式的引导与改变,是思维方法的学习,根本就不是美术学科的问题。谁要只看到美术学科问题,那他肯定就走不到今天。”

听了李昊同学的话,我非常欣慰。这些孩子,真正的在儿童美术学习与人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上行走了,而没有流落到狭窄的美术学科圈子里去,这才是我最终的教育目标及结果。

    李老师提出的“代笔”在少儿美术界是一个普遍的、很常见的问题,关于这种现象在历届的全国性的少儿美术大赛中也是屡见不鲜,不足为怪的。关于这种“代笔”现象我也经常与“京派”(北京天津)专家们探讨这其中形成的原因,其实儿童的美术作品中所蕴涵真挚的童趣灵魂是任何成人所模仿不出来的,最多是东施效颦而已。

    在这里我也不得不重新提起与之相关的“儿童画”界定的话题。

儿童绘画是永远不需要任何人来代笔的。因为儿童绘画的过程可以是一个游戏,可以是一段情感的自由抒发,可以是无羁无绊的恣睢涂抹。但是,这种活动一旦注入了某种功利在里面,那么儿童的绘画也将随之发生质的变化,辅导老师将不自觉地介入其绘画的活动之中。有许多优秀的儿童绘画作品中能看到美术老师的影子,其实这也不足为怪。儿童画本来就应该是有辅导老师的介入、辅导,我说的是辅导,决不是亲自代笔。否则,那些成功的儿童绘画只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需雕琢的“天然珍品”,那它们真的成了可遇不可求的神品了。

思考:“风清扬”老师对于这个问题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包括这几年我谈过多次的、最近还在谈的“用孩子的手完成美术教师的想法”,这样的现状成为中国儿童美术教学中非常普遍的现象,也是葬送儿童审美知觉的一条死胡同。但是,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根源是利益驱动。

07年这篇博文中提到的李昊同学,早已是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是保送学习的优秀学生。他的成功深刻地验证了我1995年说过的一句话:“在幼儿时期和小学生前期(小学3年级前),在儿童美术学习中表现最优秀的孩子,未来的文化课学习就是最好的!这是成正比的发展态势”。1995年的李昊还不满6周岁,就坐在我教室里的第一排。开学第一天家长会上,我讲出这话后,让他母亲激动不已,让众多家长半信半疑。但是,时间过了4年后,就有很多家长震惊了:“李老师,你的话真神了,这孩子们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连他们的父母也吃惊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就能够成功,而且还呈现出一批批的孩子都这么强!

当年,直到今天,这都是语惊四座之话!

我自1987年开始的儿童美术教学,有5000多人次的儿童经过我的教育,这样的事例在追踪了17年甚至更长时间之后,自2000年开始出现连续验证。当年45岁的孩子都以最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学,而且,并不去学美术专业。和美术最接近的专业,按照我的要求,让孩子们去理工科大学学习建筑学,这可是高分数的文化课才能录取的专业啊!

为此,2008年暑假,在杭州举行的全国儿童美术教育研讨会上,在我的讲座里专门介绍了若干案例,与会的美术教师震惊不已。

李昊同学在小学三、四年级就已经有超常的美术表现能力,1999年出版的《儿童线描集成》中,就有很多他的作品。20094月,我去重庆,在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主任、著名的美术学家倪志云先生家中,她的女儿萱萱(小学当年也是我的学生,跟我5年时间),09年她已经是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方向的研究生(她跳级录取,早两年),非常兴奋地给我说:“在我们美院的图书馆里,有《儿童线描集成》这本书,学校的同学们都羡慕地说‘萱萱’你这么小就发表了那么多作品,还有你那些小同学,小时侯你们画得多么好啊!”

关于“儿童的本质力量”(在下一段问题中还要讲),什么是儿童的本质力量?仅仅从学科表现技能上讲,我所带过的儿童,在幼儿期他们所表现出的绘画能力就是超常的,就是让大多数美术教师、让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们看着震惊的动手能力。除此之外,那就是这些孩子的人文素养,所接受的美术文化熏陶,足够让其一生享用的继续发展的后劲。李昊同学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这里再讲一个当年李昊同学的花絮:2000年,我被中国美术家协会评选为“全国十大儿童美术教育家”称号,当时在天津授奖大会(就是上述07年博文中提到的,“风清扬”老师反思的这段)。

会上,我有专题讲座,大会并特别邀请我带6个小孩子(1-5年级6人),要在现场为200多全国美术教师作画,让大家看看究竟如何教学,这些儿童的能力有多么强,李昊就是其中一位。现场上,老师们出什么题目,这6个孩子就画什么,包括默写、人物写生、静物写生等等,李昊他当时画得非常好,被众多美术教师围观。晚上,在宾馆里他找到我,“李老师,今天会场上有个很‘讨厌’的老师,叫什么‘李、李正火’的,老是追着我要画……”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笑着哄着小李昊……

6年后的2006年,李正火老师已经成为浙江省特级美术教师了。不知,这故事细节正火老师是否有记忆,他所喜欢的这个小学生,在其刚刚被山东省最好的中学——省实验中学保送到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时候,我曾经给他说:“等你到了南大上学后,当和同学们一起去南京大学专门为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先生建的吴为山美术馆参观的时候,你将是最有美术文化素养的”。我讲这段话的时候,吴为山先生还没有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主任。由此可见,美术对这孩子一生的影响总在延续着,生发出巨大的能量,这就是儿童的本质力量之培养。

所以,有了这样基本表现能力的儿童,他们不可能让美术教师为他“代笔”。反之,自己到浙江师范大学已经四年,可是,我在金华各小学里,在社会上的美术工作室里,在杭州的小学里,在整个浙江省的小学生中,我却找不到一个能够在小学3年级之前就具备这样能力的儿童。这是为什么?因为,包括老一代特级美术教师在内的所有美术教师的教学里,为学生“代笔”的工作属于常态化的。

在这个被利益所驱使的社会环境中,我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小学的美术教学中,在全国各儿童美术工作室里,能少看到美术教师为小孩子“代笔”的情况,但愿能少一点……

什么叫做儿童美术教育与人的可持续发展?这个小小的例子可以说明一切。而且,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第三部分待续)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